[外Ⅰ章] 城垣忆事

 
古城
@ 2008.03.28
分类:古城童话
点击:1540  评论:2
 
 
 

    记不清曾经多少次漫步在这襄阳古城墙上,我又一次走了上来。从这里向城墙外望去,护城河紧紧环绕在城墙外面,河水随风荡漾,公园里的游船轻轻点缀在水面上。向远望去,是护城河对岸的一排法国梧桐和树上面的蓝蓝的天空。一切如旧,一样的城垣,一样的护城河,一样的天空,唯一改变了的,是来这里散步的人,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

    每次站在这城墙下,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说不清是依恋,是感叹,或是伤怀,还是有着什么共通,也或许是兼而有之吧。襄阳城垣,北依汉水而建,城垣东西南有一条两百米宽的护城河环绕,“天下护城河,以襄阳护城河宽度为最”,此护城河堪称华夏第一城池。城西自汉江取水,分级而下导入护城河,河水绕城一周自城东泄入汉江,东西南的护城河上分别有东、西、南门桥与城外相通。

    我不是在这座城市出生,但小时候自能清楚的记事起就已经生活在这里,而且我在这里长大。那时住在的西门桥外,临近“夫人城”⑴。“夫人城”是在襄阳古城西北角的一座城外城,与襄阳城紧紧相连,相传是为缅怀东晋时期襄阳守将朱序之母韩夫人所筑,《晋书》、《两晋秘史》、《资治通鉴》等典籍均记载了“韩氏女筑夫人城”这一重要史实。这段城墙朝北临汉水的一面有一碑上书“夫人城”三个大字,西北角的城楼上有一些塑像复现了当年韩夫人巡查的情景,站在城墙下,仿佛又看到一千六百多年前,韩夫人带领城中妇女筑城、巡城的感人画面。记得那时晚饭后家人常带我去“夫人城”散步,此处西面是护城河,北面是涛涛的汉江水,炎炎夏日饭后全家一起来这里乘凉散步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如今“夫人城”附近已经修建了一个休闲广场,这段护城河中央也建了一个巨型喷泉,吸引了更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和住在附近的居民。

    小时候常去小舅家玩,他家紧贴着一段内城的城墙,家门口旁边本是一个内城的拱形城门,据说由于不方便通车而拆掉了,只留下两边的断墙,参差不齐的断面泥土里生出些许杂草,童年时顽皮的我还曾从这断墙面爬上他家屋顶,再从后院跳进去玩。隔着这段城墙另一面也就是城墙南面就是我曾经上过的小学——襄城实验小学,而从这里往北的路是一个大下坡,直通襄阳城垣的大北门“拱宸门”⑵。“拱宸门”外面是除“拱宸门”还有东西两个城门瓮城⑶,我很喜欢的宣传短片《古隆中,新襄樊》就有镜头展示了这里。从西面的拱门出去便看见汉江边的码头,古时这里是襄阳城的水陆贸易交通枢纽,如今只见江水拍打着护岸的大石块,偶有船只停泊。倘若是在炎炎夏日的黄昏,这里定会有不少人在这附近的河水里游泳嬉戏。夕阳下一切都被染成橘黄色,直到颜色变淡直至褪去,天色暗下来,嬉闹的人群才渐渐不舍的散去。我也曾经来游过许多次了,也曾在这河边石缝里捉过螃蟹和河虾玩。在河边的城墙上有几个显眼的铭牌,记录着最近百年里的几次情况危急的最高水位线和发生的时间,最高的一个是在城墙的中间,上面记录的时间是1935年7月7日。可以想象当年城门紧闭,用沙袋封住城门抵御洪水的情景,当时对岸的樊城已经全城被淹没!

    后来搬家了,搬到城垣东门内,那时家属院的后面就是城墙,常和院里的伙伴们爬上去玩。这段城墙上有两棵桑树,小学养蚕时有时忘了买桑叶就自己上去摘,至于那两棵桑树也不是我发现的,伙伴们告诉我那里可以摘到桑叶就知道了,能从城墙上那么多树里发现这两棵桑树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城墙上不仅有桑树,还有各种各样的树和花花草草的,其中就有太阳花——开放时的花朵五颜六色的,而且花只在太阳出来时绽放,日落时花就又合成一团,我也带回过一些种在花盆里,很有意思。沿着城墙往北可以走到襄阳公园,记得有一回过年,我领着几个表兄表弟们又从院后面的城墙上去准备到公园去玩,在从城墙下一个坡时脚下一滑,就那么坐地上生生溜下来了,新裤子后面给划了一个大洞,那次可真是丢人了!小学放学回家本来只需要十多分钟的路,可那时候贪玩,常和同学从绕远从城墙上面转回来,加上一路走走玩玩,一趟得一个钟头。不过那时放学一直贪玩,家里都习惯了,并不会说什么,而且家里人也不知道我们是从城墙绕回来的。直到有一回,我和同学在上面看到了一条蛇,吓得一段时间不敢去玩了,后来放学时也就渐渐不再从城墙上绕路回家了。回想那时的日子,城墙就成了我们的一个天然的乐园,无忧无虑,只有欢乐。现如今沿城墙内修了一条内环路,院后面也修起了高高的围墙和内环路隔开,不能再从院里上城墙去玩了。

    称十字街是城垣的正中心我想并不为过吧。十字街并不是一条真正的街道,它其实是东街、西街、南街和北街延长线的十字路口。东西南街另一端分别通向东西南门桥,十字街往北穿过流露出现代气息的鼓楼文化广场和为纪念南朝昭明太子⑷萧统而建的汉唐风格的昭明台则到了北街。北街是仿古文化步行街,毛面青石铺垫的石板路面,灰黑色的砖墙和琉璃瓦,朱红色的木质门窗和柱子,汉白玉修建的牌坊,组成了城内最有特色的一条街,透露着古朴凝重的文化蕴涵和令人神往的艺术魅力。还记得初中时有一次因为第二天公开课的需要,语文老师特别批准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一上午不上课来游览北街并且写一篇描写北街的文章,为描写北街而游览它和闲情逸步地游览它时的感觉毕竟不同啊。沿着北街一路往北穿过两个牌坊就到了这座古城的小北门“临汉门”。城门嵌在笔直的北城墙中间,门楼巍峨耸立在城门正上方,城门上的石匾刻着“北门锁钥”⑸。城北外汉江、石堤、护栏、滨江大道、草坪、城墙等数条平行线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从这里沿着滨江大道往西是夫人城,往东通向大北门,往南又是热闹的北街,北边河边又是个小码头,不时有船停靠可以渡人到汉江对岸的沙滩上或是下游不远处河水中间的鱼梁洲⑹去,所以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刚高考完的时候,我们班上有二十多个同学就是在这里的船上最后做的道别,我当然也在。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仲宣楼⑺。仲宣楼是在城垣东南角的城楼,第一次登上仲宣楼忘了是因为什么活动了,那里原本挺偏僻的,平时除了三三两两去散步的就没什么人去了,那次却是人山人海。从仲宣楼上近至绕城的护城河,远至淡淡的山脉,一切尽收眼底。

    只觉得城垣,融入了我的生活中,也沾染了我的感情。在记忆中,城垣伫立,从来都未曾改变。而我曾经的经历,欢笑都锁在记忆里,从来都未曾改变。千百年来,城垣伫立,可是它真的是一成不变的坚不可摧吗?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攻也自破。人可以锁住记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也变淡,模糊,消失。无论是坚固的城垣,还是坚强不屈的人类,终究还是败给了时间……

                                                                                  古    城

                                                                  写于2007年岁末



⑴ 东晋时期苻坚派兵十几万,分三路进攻襄阳。时朱序守城抗敌。朱序之母韩夫人登城巡视,检查战备,查看敌情,指出城西北角为薄弱之处,急需加强。因朱序忙于全面防务,她即率领城中妇女,夜以继日在城西北角内侧加修一道城垣,长20余丈。不久,该处旧城果然坍塌,晋军移守新城。后来,由于都护李伯护充当内奸,城破,朱序被俘,她下落不明,史无记载。所修之城,后人称为“夫人城”;

⑵ 据明万历四年(1576)知县万振孙题额:东门曰“阳春”,南门曰“文昌”,西门曰“西成”,大北门曰“拱宸”,小北门曰“临汉”,东长门曰“震华”(下文“临汉门”同此注释);

⑶ 瓮城是古时为了加强城门处的防御而修建的围绕在城门外的小城;

⑷ 昭明太子为梁武帝长子,生于襄阳,好诗文,辑《昭明文选》是我国最早的诗文选辑;

⑸ 据清顺治二年(1645)知县董上治题额:东门曰“保厘东郊”,南门曰“化行南国”,西门曰“西土好音”,北门曰“北门锁钥”;

⑹ 鱼梁洲位于襄城、樊城、东津中间,面积31.28平方公里,是汉江中的最大洲岛;

⑺ 王粲字仲宣,建安七子之一,汉献帝初平4年193年,因避董卓之乱而南下襄阳投靠刘表,至建安13年208年依附曹操。王粲在襄阳15年未被重用,郁郁不得志,一腔愤懑化为《登楼赋》这一千古绝唱,后人在襄阳城内东南角建仲宣楼以为纪念,明代五世贞曾作《仲宣楼记》。城墙上本有三座城楼,即仲宣楼、魁星楼、狮子楼,均早已不存。90年代初复建了城东南角上的仲宣楼。


    
    有一首歌,《雪在飞》,那透露出着无限忧伤的曲调和本文情境很相似。而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在寒假,正在下着雪,虽然不大,不过往南点的地方,那里是雪灾……

周传雄 - 雪在飞

熟悉的笑脸
陌生的城垣
回忆困在茫茫人间渐渐被搁浅
漫天的飞雪
遮住了视线
缘分无缘轻轻跟随却不曾重叠
幸福的画面
梦里的团圆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人已经憔悴
谁能忘了啊
终日的牵挂
等待重逢圈成圆圈白雪变白发
雪在飞 雪在飞
有甜的心碎 天涯何时能在聚首让爱长相随
雪在飞 雪在飞
梦何时能圆
雪花片片融化人间拧成一个圆

幸福的画面
梦里的团圆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人已经憔悴
谁能忘了啊
终日的牵挂
等待重逢圈成圆圈白雪变白发
雪在飞 雪在飞
有甜的心碎 天涯何时能在聚首让爱长相随
雪在飞 雪在飞
梦何时能圆 雪花片片融化人间拧成一个圆
雪在飞 雪在飞
有甜的心碎 天涯何时能在聚首让爱长相随
雪在飞 雪在飞
梦何时能圆 雪花片片融化人间拧成一个圆
雪花片片融化人间拧成一个圆

 
 
 
 
 

本文评论

彭丝丝
很有意思

未完待续?
 
2008.05.20
 
 

发表评论

你的评论
← 填你的昵称
以下内容非必填,可根据需要填写
← 可以展示在你的评论上方
← 不会在页面展示
← 不会在页面展示
← 只给我看?勾选上
这是一个别人称之为角落的世界
幸而,它的确是我的世界